您好,网站正在升级改造中,敬请期待!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咨询电话 :​ 0755-2721 2506

深圳市寒暑科技新能源有限公司
Shenzhen Cubic-Science Co.,Ltd Ltd.
热门搜索:   抗菌棉花   l   发热涂料   l   碳纤维回收   l   冷触媒   l   燃料电池   
联系方式
VRB Energy将在湖北建造中国最大太阳能-液流电池集成电站项目
来源:储能观察 | 作者:储能观察 | 发布时间: 2021-03-23 | 156 次浏览 | 分享到:

中国湖北省的一处100MW太阳能电站拟采用大型钒氧化还原液流电池(VRFB)技术。两年前,一个规模较小的示范项目也在该地区投入使用。

加拿大垂直整合技术供应商VRB Energy公司表示,这一太阳能光伏电站将与公司正在中国湖北省襄阳市开发的一处100MW/500MWh(5小时续航)电池项目集成。

本月初,VRB Energy与襄阳市政府、当地项目合作伙伴湖北平凡新能源和襄阳高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将在湖北省襄阳市建造一个100MW光伏和100MW/500MWh全钒液流电池集成电站项目。

 

 

除了这一大型太阳能-储能项目外, VRFB Energy此前还在这一地区开发了一处3MW太阳能发电及3MW/12MWh VRFB系统配套项目,积累了“光伏+V钒电池”项目经验,也验证了适合将太阳能光伏日常循环集成到公用电网的商业模式和技术。襄阳或会成为一处千兆瓦级VRFB制造厂和液流电池技术研发机构的所在地。

VRFB Energy表示,框架协议于3月4日签署。此外,公司称协议内容还包括建造首期年产50兆瓦及计划总产能达1000MW的全钒液流电池VRB-ESS®的“吉瓦工厂”制造工厂,还有一个全钒液流电池智慧能源研发研究院。

其中,电站一期40MW/200MWh VRB-ESS®系统及年产50MW全钒液流电池制造厂将于2021年5月开始建设。

中国高层储能战略包括大流量电池

2017年9月,中国发布首个储能高层战略和政策文件。自那时以来,中国一直热衷于开发部署数个庞大的全钒液流电池项目。VRB Energy的100MW/500MWh项目就是其中之一,而当地合作伙伴湖北平凡新能源公司早在2011年就被中国政府列入“十二五”国家战略规划,成为国家钒试点企业。

其中部分原因是,无论是从矿物的角度还是从钢铁生产副产品的角度来说,中国自身都拥有丰富的钒资源。电池电解液中使用的金属在总成本中占有很高比重,预估占比高达40%。VRB Energy首席执行官黄绵延博士表示,湖北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这是公司在此地开展业务的一项优势。

 

 

“这为全钒液流电池产业的规模化发展提供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政府已经制定了计划,支持开发价值140亿美元的全球领军钒储能产业集群,我们对此表示赞赏。”

去年8月,黄曾表示,基于自主研发的专利材料,公司最新的三代电池堆设计能够将能量密度提高30%。同时,VRB Energ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中国政府计划中,它是许多大型系统交付项目的“主要竞争者”。黄此前是公司首席技术官,本人拥有12项液流电池材料和系统设计专利。

VRB Energy的董事长为矿产采矿业知名人士Robert Friedland,他的矿产勘探开发公司High Power Exploration收购了VRB Energy 82%的股份,当时,VRB Energy公司还是一家名为普能的中国公司。

Friedland在昨天的声明中表示, “这一项目是VRB Energy全球化发展的巨大催化剂,进一步证明了我们正在开发的技术是最前沿的技术,可以支持全球绿色能源革命。中国希望2030年的太阳能光伏和风电新装机容量超过1000GW。这些公司并不是唯一致力于脱碳和‘绿化’电网的公司。美国和欧盟都优先考虑可再生能源电力解决方案。”

“储能仍然是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利用面临的重大挑战,VRB引领了尖端解决方案的发展,我们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在去年5月由energy-storage出版商Solar Media主办的在线会议上,VRB Energy公司业务开发副总裁Jim Stover谈到了钒液流电池技术的一些潜在竞争优势,其中包括安全性(VRFB电池堆不会像锂离子电池那样出现热失控)、长系统寿命、耐用性(即使经过长达20年的使用后,电池也不会出现衰减)以及在项目生命周期结束后,可以回收包括电解液在内的部件的能力。

目前,全球现有最大的钒液流电池位于日本北部的主要岛屿北海道,系统容量为60MWh。与北海道系统相比,这个项目要大得多。最近,项目背后的公司住友电气株式会社宣布了另一个位于该地区的、使用了51MWh钒液流电池的风电站项目。这一地区强制要求大型可再生能源新项目使用储能。但是,在全球其他地区,用于电网的VRFB项目的规模和范围都相对有限。

迄今为止,中国战略计划公布的正在开发的最大项目是融科储能公司位于大连的200MW/800MWh系统。一期100MW/400MWh项目原计划于2020年完工,但目前项目消息尚待公布。这一项目的储能时长为4小时,较VRB Energy的襄阳项目少了整整一个小时。

最近,英美制造商Invinity Energy Systems公司宣布了一个由政府支持的2MW/8MWh澳大利亚项目,该项目是澳大利亚首个电网规模的全钒液流电池系统。但是,与越来越多的在建或已公布的大型锂离子电池项目相比,这一项目相形见绌。

同时,在大型生产厂方面,目前公布的在建项目并不多:去年,Energy-Storage.news报道了两项引人注目的工作,一是韩国公司Korid希望在北美建设一处200MWh工厂,但尚未达成明确协议;另一项是德国Schmid公司和沙特阿拉伯Nusaned投资公司计划在沙特阿拉伯建设3GWh工厂,该工厂将生产Schmid集团的EVERFLOW品牌液流电池。工厂原计划于2020年开始建设。

除了VRB Energy的公告外,钒生产商Largo Resources公司也在1月份表示,由于需求不断上升,公司正在打造VRFB业务。鉴于此,整体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

在最近由Energy-storage出版商Solar Media主办的2021年储能在线大会上,IHS Markit的分析师George Hilton表示,未来几年,液流电池具备了与包括锂离子在内的其他技术展开竞争的潜力,尤其是在长续航应用领域。但是,包括可融资性和生产规模在内的重要挑战仍然存在。

(本文来源:储能观察,如有侵权请联系工作人员删除)